彰显了新华社记者深入实际调查研究的作风

2019-03-05 09:38

成功的背后,是对新闻的勇毅执着,对思维的严谨求真,对表达的精益求精。作为一个亲历者和参与者,我感触很深,受益良多。

三问分别是:东北经济是否进入寒冬?东北振兴还有哪些问题有待破解?机遇大还是挑战大?这三问触及东北人的敏感神经,及时回应国内外对东北经济面临困难的关切,以问答的方式归纳总结了“新东北现象”的外在特征:冷中有热,降中有升,忧中有喜。

这是逻辑和思想的力量,也是文字与表达的力量。

新华社辽宁分社徐扬(右)在沈鼓集团采访

这与文章的推敲、琢磨和锤炼密不可分。

媒体人评价说,稿件逻辑严密、案例鲜活、分析透彻,彰显了新华社记者深入实际调查研究的作风,发挥了主流媒体的舆论引领作用。

“人家都在压缩产能,大连光洋还要再建一个地下工厂,扩大产能”;

改后的表述,不仅精炼了许多而且提升了文字气势,或是让文章平地起高楼,赋予了律动的节奏感,使上下衔接更流畅,让人产生“停不下来”的阅读快感。

这份22页的大样,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上百处批注,有的一页就有10多处修改。其中不乏结构性的乾坤大挪移,或是整段整段的删繁就简,同时还有大量文字甚至是标点符号的修改。

对“辽沈战役”古今对比部分的改动,则是一次外科手术。何平总编辑修改后,这部分从导语位置直接切换到了结尾,不仅让导语变得简洁明快,也让结尾起到了龙头压阵的作用。

经济报道写不好就容易枯燥。但这篇长达9000多字的文章,却很少听闻枯燥乏味的差评。原因是什么?

引发关注的背后,是文章的推敲、琢磨和锤炼

(文章来源:中国记协网)

“东北的变与不变,不妨用加减乘除四则运算来说明”;

第四部分是调研结论,何平总编辑直截了当地将小标题定为“何以解忧,唯有改革”。这是点睛之笔,东北问题归根结底是体制机制和结构性矛盾,不改革无路可循,不能回避也无可回避。

早在动笔之初,何平总编辑就强调,要注意还原细节,要深入挖掘典型的事例、精彩的细节、生动的语言、感人的故事,增强报道的可读性、感染力。

《事关全局的决胜之战》详版9000多字,简版也近4000字。这样的“鸿篇巨制”,许多读者却说是“一口气”读下来的。

我们正处在一个变革时代。但无论时代如何变化,记者的职业要求没有变化。在实践中淬炼我们的新闻品格和新闻力量,是每个新华社记者不变的职业追求。跟随总编辑这次走基层,留给我职业生涯一笔永恒的财富,激发了让我再出发的勇气与力量。(文|新华社辽宁分社·徐扬)

“gdp增速下滑,但消费增长,大商集团的负责人说去年开了60万平方米的门店”;

“要有深入的分析、独到的见解、精辟的阐述,就要用思想的力量启发人。”何平总编辑如是说。

报道取得了成功。人民日报、经济日报、解放军报等近480家境内外媒体采用了《事关全局的决胜之战——新常态下“新东北现象”调查》这篇稿件。稿件通过“新华社发布”客户端、“新华视点”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平台广泛传播,引发社会各界对“新东北现象”的热烈讨论。东北地区干部群众认为,这是新华社送给东三省人民最好的“年货”。

“毛主席写的调查报告就善于讲故事,写的有声有色,有大量生动细节,把农民打土豪写得活灵活现。”何平总编辑对报道写作提出了更高要求,提示我们不要把故事、细节、场景、个性化的语言,埋在笔记本里。

每一天的精彩点评与深刻分析,汇集在一起,恰好为稿件确定了方向、搭好了骨架。在稿件架构上,《事关全局的决胜之战——新常态下新东北现象调查》与众多稿件在形式上有所不同,不是传统的三段论,而是分为四个部分。前三个部分是调查问题,最后一个部分是调查结论。

思想的力量如同火炬的光芒,能照亮前进的道路。《事关全局的决胜之战——新常态下“新东北现象”调查》发出后,立刻在多个舆论场引发热议。沈阳铁西区委书记闫秉哲说,新华社报道看的情况清、讲的问题深,提的建议准。东北能不能适应新常态,关键在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实效,关键在于全面改革的力度、创新驱动的力度、破解难题的力度。

我保存了何平总编辑2月14日改稿的大样。

他一连串说出了10多个细节,将我们笔记本里内容重新激活,写入稿子成为了全篇的精彩片段。